• 2010年07月05日

    在路上

    小时候出门,记忆中只有火车这一样交通工具。去青岛的时候,躲在父亲身后跟查票员绕圈子;去北京的时候,被对面呼啸而来的火车吓哭;回老家的时候,在爷爷的怀抱里误以为路边山上的树丛是蝎子……

    在有限的童年回忆中,火车几乎是我记忆中的主题。

   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驾或飞行却突然变成了自己出行的主要方式,而速度慢,空气差,舒适不够的火车,早就不在我的首选范围之内。

    但近期有限的几次火车之行,挤在餐车看着睡过站的学生们和列车长吵架,窝在车厢和同事喝着小酒呲着人生,站在过道就着厕所的味道点燃一支烟,我终于发现,原来为数不多的放松和快乐都藏在那脏兮兮的绿皮车上。

  • 没有警笛声,没有默哀,更没有媒体铺天盖地的声音。

    似乎很多人已经忘记了,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。

   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和朋友们坐在成都路边一家大排档里,向大家保证,今后每年这个日子,我都要来四川看一看。

    但是,今年我食言了。

  • 2010年04月20日

    另一个世界

    这几天,日子很难熬。

    我既没在玉树现场,更没在去玉树的路上。

    大部分的时间里,我会待在一处相当牛逼地段旁的一栋80米高的建筑里,隔着双层玻璃对外面的空气发呆。

    每天8点半上班,18点回家。中午还能下楼沿着河边散步,打盹,或者去看看正在装修的新房。

    更不用背着十几公斤的包包穿梭在街头小巷。

    这不是我以前一直想要的生活么?

  • 2010年02月13日

    我的2009

    http://www.zkphoto.net/project/final2009/

    这个幻灯拖了很久,终于在大年三十的晚上,做好了。在家啃着汉堡,就着杰克丹尼,脑子里,弹出这一年,许许多多的日子、采访、出行、吵闹,还有背叛。大喜大悲,基本这一年中我都遇到了,该接受的,和不该接受的,统统一股脑的砸了过来,接不接,我说了不算,谁说了都不算。

    新一年,不求无功,但求无过。平平稳稳,安心快乐,就是我的愿望。

  • 2010年02月10日

    转机途中

    重庆,江北机场。

    打了个电话给老同学,意外的接通了。我们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半个钟头,我说你要是混得好了我就过来给你打下手,你说婚庆这行头不好混还是回郑州大家一起做点生意。好多年未见,但依然找得到我们彼此的默契和熟悉。有那么一刻,眼睛突然就他妈的湿润了。不知道是机窗的玻璃不够干净,还是我心底的想念在作祟。忘记那虚而不实的爱情吧,现在,我只有你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