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年02月10日

    转机途中

    重庆,江北机场。

    打了个电话给老同学,意外的接通了。我们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半个钟头,我说你要是混得好了我就过来给你打下手,你说婚庆这行头不好混还是回郑州大家一起做点生意。好多年未见,但依然找得到我们彼此的默契和熟悉。有那么一刻,眼睛突然就他妈的湿润了。不知道是机窗的玻璃不够干净,还是我心底的想念在作祟。忘记那虚而不实的爱情吧,现在,我只有你们了。

  • 2010年02月07日

    高铁未遂记

    郑西高铁正式运营。

    拍完了这个打电话的美女后,眼睁睁看着车门自动关闭,我的高铁处女之旅,就这样被未遂。

  • 2010年02月04日

    同样是烈士

    2010.2.3  赴新疆维稳劳累过度牺牲的特警沈战东,家人带着其骨灰乘坐飞机回到郑州,近万人前来迎接。

    2010.1.16 广西峙浪,越战老兵郭益民看到曾经战友的墓地淹没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,难过得像个孩子似的大哭。郭益民的一位战友李保良三十年前牺牲于中越战争,遗体至今遗落他国。

  • 2010年01月30日

    俑哥

     

    路过了那么多次兵马俑,终于一圆旧梦

  • 2010年01月27日

    下基层的领导

    前几天,和某单位下基层采访,领导乘坐的头车该拐弯时没拐,走过了。和我同车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“我们领导下基层的次数还是不少的,可就是不认识去基层的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