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没有警笛声,没有默哀,更没有媒体铺天盖地的声音。

    似乎很多人已经忘记了,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。

   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和朋友们坐在成都路边一家大排档里,向大家保证,今后每年这个日子,我都要来四川看一看。

    但是,今年我食言了。

  • 2010年05月05日

    为数不多的航拍

    玉龙雪山,彩色的片子惨不忍睹,还是搞成黑白耐看一些

    好久没摸相机了,拿点老照片充充台面。。。

  • 2010年04月28日

    all i need is

    世界很大,但我至少还有你

  • 2010年04月20日

    另一个世界

    这几天,日子很难熬。

    我既没在玉树现场,更没在去玉树的路上。

    大部分的时间里,我会待在一处相当牛逼地段旁的一栋80米高的建筑里,隔着双层玻璃对外面的空气发呆。

    每天8点半上班,18点回家。中午还能下楼沿着河边散步,打盹,或者去看看正在装修的新房。

    更不用背着十几公斤的包包穿梭在街头小巷。

    这不是我以前一直想要的生活么?

  • 2010年04月12日

    一个信守诺言的男人

    河南济源,郭益民手持战友李保良的遗像,向战友保证无论如何都要将战友的遗骸带回家乡。

    事件报道: http://news.163.com/09/1214/07/5QFQCPVS000120GR.html

    开往广西的火车上,这些年郭益民一直患有失眠,睡不着的他,只好用吸烟来打发时间。

    湖南岳阳,在这一站,郭益民要和一群从未谋面,但又一同参加过中越战争的战友们见面。

    广西宁明,在当地热心网友的帮助下,郭益民找到了李保良的墓碑。

    广西宁明,当三十年来李保良的墓碑第一次出现在眼前时,多年内心的自责和亏欠,让郭益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,伏地痛哭。

    广西宁明,星星之火,是否可以压下亲人好友心底的思念。

    广西宁明,郭益民以行军礼表达着自己对战友最深刻的想念。

    广西峙浪,右眼早已失明的郭益民。

    广西峙浪,翻过漫山遍野的树丛后,郭益民找到了三十年前的烈士公墓,山顶一栋被遗弃的小屋让郭益民感慨万千。

    广西峙浪,看到战友的墓碑被一人多高的草丛覆盖,老郭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。

    广西爱店,老郭因为过境的问题找遍了当地所有单位,因为事件敏感,没人敢为他办理过境手续。

    广西爱店,为了节省费用,郭益民在当地菜市场内就解决了午饭问题。

    广西爱店,最终,边境线上的铁丝网截断了郭益民的寻找之路,李保良的遗尸地点离这里只有不到3公里。

    广西爱店,郭益民在边境线上挖了一把红土,委托我们交给李保良的家属。这把鲜红的泥土,寄托着无奈,屈辱,辛酸,和那么仅存一点点的希望。